在“死亡之?!闭鞣暗叵轮榉濉保ㄖ黝})

工人日報-中工網(wǎng)記者 趙昂 通訊員 張俊 王明堂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閱讀提示

“深地一號”工程最大鉆井深度大約9300米,因此有“地下珠峰”之稱(chēng)?!吧畹匾惶枴辈粌H為我國今后進(jìn)軍萬(wàn)米深地提供核心技術(shù)和裝備儲備,也對國家能源安全和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有著(zhù)重要的戰略意義。

在有“死亡之?!敝Q(chēng)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,中國石化西北油田分公司采油四廠(chǎng)4-2班組如同一把“尖刀”一樣,堅守在這里。自2021年組建以來(lái),這個(gè)由30余人組成的“尖刀班”管理著(zhù)34口高產(chǎn)油氣井,累計生產(chǎn)油氣當量近260萬(wàn)噸,相當于一座中型油氣田的年產(chǎn)量。

“尖刀班”管理著(zhù)近2000平方公里的“深地一號”核心區塊?!吧畹匾惶枴惫こ套畲筱@井深度大約9300米,因此有“地下珠峰”之稱(chēng),截至目前,該石油基地已經(jīng)發(fā)現了4個(gè)億噸級的油氣區?!吧畹匾惶枴辈粌H為我國今后進(jìn)軍萬(wàn)米深地提供核心技術(shù)和裝備儲備,也對國家能源安全和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有著(zhù)重要的戰略意義。

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淬火成鋼

當看到“沙漠荒志向不荒,風(fēng)沙大決心更大”14個(gè)醒目大字,魏鵬飛不由得熱血沸騰:“‘深地一號’我來(lái)了!”他畢業(yè)于中國石油大學(xué)(克拉瑪依),到西北油田后,2022年他又要求去順北油氣田,因為他要去祖國最需要的地方。

他追隨的榜樣是劉守朝。2010年,同是中國石油大學(xué)(北京)畢業(yè)的校友劉守朝主動(dòng)選擇了最偏遠的西北油田,2019年來(lái)到順北,在大漠里日復一日的磨礪中,將4-2班組打造成了“尖刀班”。在“尖刀班”,劉守朝是班長(cháng);在“守朝夜?!?,他是講師,同時(shí)又是“劉守朝創(chuàng )新工作室”負責人。

這里,沙塵暴一天一小場(chǎng)、三天一大場(chǎng)。建站初期只有幾間活動(dòng)房來(lái)抵御風(fēng)沙,水是從沙漠外拉來(lái)的,下了班幾個(gè)人輪流做飯。劉守朝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苦點(diǎn)累點(diǎn)沒(méi)啥,看著(zhù)油田在我們的手中由小變大,有一種自豪感?!?/p>

大漠孤煙直,長(cháng)河落日圓。來(lái)“尖刀班”之前,2022年新入職的員工謝文琦對這里充滿(mǎn)詩(shī)意想象,很快她就體驗到了劉守朝口中的“沒(méi)啥”。風(fēng)平浪靜的沙漠格外沉靜,但瞬間就會(huì )驟變,狂風(fēng)裹挾著(zhù)沙塵,如墻一般席卷而來(lái),天地昏黃。一次她在巡井途中突遇沙塵暴,皮卡車(chē)行駛在沙漠搓板路上,如在驚濤駭浪中“航行”?;氐交?,發(fā)現這一趟行車(chē)200多公里,而這就是班組職工的日常。

吃得消大漠風(fēng)沙,才端得牢能源飯,30余名員工就像胡楊一樣,風(fēng)刮不走沙進(jìn)不退。因“尖刀班”最偏遠、任務(wù)最艱巨、最能鍛煉人,該廠(chǎng)將這里作為新入職員工實(shí)習第一站,在每周的升國旗儀式上,“沙漠荒志向不荒、風(fēng)沙大決心更大”的誓言響徹大漠上空,先后有20多名新員工在這里淬火成鋼,扣好了職業(yè)生涯第一??圩?。

進(jìn)入井場(chǎng)就是進(jìn)入陣地

“進(jìn)入井場(chǎng)就是進(jìn)入陣地,我們都要像‘猛虎’一樣,有鐵的紀律鐵的作風(fēng)?!?月23日的班前會(huì )上,另一名班長(cháng)白鴻海如是要求。這一天,他們要對油氣長(cháng)輸管道做一次全面巡檢,“尖刀班”管轄的油井超深、超高壓、高硫化氫,班前會(huì )上必須把當天的工作內容、安全措施向崗位員工講清講透。

“猛虎”是員工薛文的昵稱(chēng),他曾在武警某部服役,2008年汶川地震,他帶領(lǐng)突擊隊從廢墟中救出了“可樂(lè )男孩”“獨臂女孩”等,榮立二等功。至今,他還保持把被子疊成豆腐塊的習慣,擔當每周升國旗的護旗手。

班前會(huì )一結束,薛文等人就開(kāi)始巡線(xiàn)工作。7月的沙漠,天空似火燒,順北油氣田地域廣闊,井間距少則幾公里,多則數十公里。一個(gè)個(gè)小山一樣的沙丘,薛文不時(shí)停下來(lái),將后面的班員拉上沙丘?!爸鞲晒芫€(xiàn)加單井管線(xiàn)總計達180多公里,一年365日巡線(xiàn)路,可以從烏魯木齊到北京拐個(gè)彎再回來(lái)?!?/p>

他們早上出發(fā)時(shí)帶著(zhù)午飯,夏天好說(shuō),冬季要吃飯時(shí),飯菜基本都涼透了?!坝蜌忾L(cháng)輸管道決定著(zhù)油井的安全平穩運行,發(fā)生刺漏或外力破壞必須全部關(guān)井處置?!卑坐櫤Uf(shuō),“為應對極端天氣和突發(fā)情況,我們成立了‘尖刀’黨員突擊隊,定期開(kāi)展突發(fā)情況應急演練?!?/p>

據悉,該班自成立以來(lái)連續3年無(wú)故障關(guān)井、無(wú)井口失控、無(wú)違章停工。尖刀班、尖刀突擊隊……這些充滿(mǎn)軍事氣息的術(shù)語(yǔ),讓薛文仿佛又回到軍營(yíng),“在這里我還是一個(gè)兵,任務(wù)就是守護好‘深地一號’工程?!?/p>

“少井高產(chǎn)”需要精細管理

“在沙漠腹地打一口井,成本上千萬(wàn)元,風(fēng)險巨大。好區塊更要有好管理,必須做到少井高產(chǎn)?!眲⑹爻f(shuō)。

SHB4-10是一口高產(chǎn)井,最大的問(wèn)題就是井口節流前溫度接近98攝氏度,超過(guò)柔性復合管線(xiàn)的高溫警戒線(xiàn)?!叭税l(fā)燒有退燒藥,油井發(fā)燒怎么解決呢?”一個(gè)月后,一個(gè)獨具創(chuàng )意的降溫箱建成了,管線(xiàn)溫度下降,完全滿(mǎn)足生產(chǎn)要求。近年來(lái),劉守朝和創(chuàng )新工作室成員先后解決生產(chǎn)難題10多項,獲國家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10項,自治區“五小”創(chuàng )新成果100多項。

向“地下珠峰”要油氣,需要更精細的管理,劉守朝的筆記本密密麻麻地記錄著(zhù)20多口油井的參數數據?!坝途怯徐`性的,你對它好,管理到位,它就會(huì )給你回報?!倍嗄戡F場(chǎng)工作經(jīng)歷,讓劉守朝積累了豐富的經(jīng)驗,但個(gè)人強還不夠,還要變?yōu)閭€(gè)個(gè)強。

2022年以來(lái),從工藝流程、運行操作到應急處置,劉守朝帶領(lǐng)大家一遍遍對,一個(gè)個(gè)過(guò),并收集問(wèn)題,有針對性組織開(kāi)展“守朝夜?!?0多次,學(xué)習內容在崗位上查找,技能培訓在崗位上開(kāi)展,技能考核在崗位上進(jìn)行。

3個(gè)班長(cháng)在現場(chǎng)巡檢過(guò)程中,如發(fā)現違章即時(shí)制止,并現場(chǎng)培訓直至員工規范達標。培訓時(shí),先讓學(xué)員自己找錯誤,再進(jìn)行深入分析講解。針對關(guān)鍵操作,由白鴻海、董雙兩位班長(cháng)現場(chǎng)“情景”示范,劉守朝手指口述講授,“班長(cháng)+講師”把4-2班組這把“尖刀”打磨得更加鋒利。

日前,該廠(chǎng)黨委已經(jīng)任命白鴻海、董雙兩位“尖刀班”的先進(jìn)典型出任新開(kāi)發(fā)區塊的帶班班長(cháng)?!斑@幾年跟著(zhù)‘班長(cháng)’學(xué)“班長(cháng)”,我對干好工作充滿(mǎn)信心!”董雙笑著(zhù)說(shuō)。

標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