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內大模型市場(chǎng)百舸爭流,如何脫穎而出,APUS集成四大優(yōu)勢給出答案:理念為先護航人工智能行穩致遠,全球語(yǔ)料與數據提升大模型訓練質(zhì)量與應用格局,全景支撐為AI長(cháng)足發(fā)展帶來(lái)核心驅動(dòng),業(yè)界先進(jìn)架構協(xié)同搭建踐行對模型技術(shù)的苛刻追求。

(APUS對大模型的定位論斷及轉型AI的四大優(yōu)勢)

去年底,大模型掀起AI技術(shù)巨瀾,全球化企業(yè)APUS創(chuàng )始人兼CEO李濤得益于市場(chǎng)布局率先感知并提出人工智能發(fā)展四步走,即內部提效工具、現有產(chǎn)品進(jìn)化、AI+場(chǎng)景重塑、構建新產(chǎn)業(yè)引擎的發(fā)展路線(xiàn)。李濤指出,大模型是AI時(shí)代的靈魂,將重塑千行萬(wàn)業(yè),引領(lǐng)行業(yè)革新。李濤關(guān)于大模型定位的論斷與人工智能發(fā)展路徑引發(fā)了行業(yè)共鳴,也為APUS自身繪制出清晰的轉型路線(xiàn)圖。今年4月,APUS宣告轉型人工智能并發(fā)布千億級多模態(tài)通用人工智能大模型“APUS大模型”,以獨特優(yōu)勢在大模型市場(chǎng)盤(pán)踞席位。

業(yè)內認為,算力增強、算法優(yōu)化、數據質(zhì)量提升是加速AI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重要路徑。

為了更好地進(jìn)行AI全景支撐,APUS通過(guò)自建國內鄭州智算中心、新加坡智算中心并不斷擴容,為APUS大模型推理及行業(yè)應用搭建起了扎實(shí)的算力基礎。與此同時(shí),APUS還以APUS大模型為底座,從中蒸餾出文本模型“異雀八”、圖像模型“異雀三”、視頻模型“異雀四”、音頻模型“異雀六”四大垂直領(lǐng)域精煉模型,靈活滿(mǎn)足垂直場(chǎng)景應用。面向開(kāi)發(fā)者與產(chǎn)業(yè),APUS開(kāi)放了API能力并提供算力支持,幫助需求者完成私有化大模型部署,一方面滿(mǎn)足企業(yè)端底層建設需求,一方面激發(fā)更多服務(wù)客戶(hù)智能應用場(chǎng)景的可能,讓大模型落地應用更簡(jiǎn)單。

(APUS大模型全景架構)

APUS敢于轉型AI的背后是一場(chǎng)長(cháng)達九年的技術(shù)長(cháng)跑,作為具有核心技術(shù)競爭力的人工智能企業(yè),APUS繼承了原有的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并向深演進(jìn),形成了APUS專(zhuān)屬的算法模型,用業(yè)內主流的Transformer完成文本、圖像、視頻、音頻的“理解”;采用業(yè)內主流的擴散模型Diffusion Model進(jìn)行“生成”;在設計時(shí)便采用插件式架構則使APUS大模型能夠以目標為驅動(dòng),實(shí)現自主學(xué)習和進(jìn)化。

(APUS核心技術(shù)體系)

大模型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“投喂”給它的數據。目前,國內主流模型訓練大多以中文數據集為主,但中文數據集在全球語(yǔ)料庫中只占據3%的份額,對模型訓練有很強的局限性。9年全球業(yè)務(wù)積累,原生產(chǎn)品已支持25種國際語(yǔ)言,用戶(hù)更是遍及全球200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,這讓APUS具備了得天獨厚的全球用戶(hù)數據與高質(zhì)量語(yǔ)料條件,為大模型理解和處理各種復雜任務(wù)帶來(lái)優(yōu)異表現,為在中國更廣范圍內的場(chǎng)景應用打下堅實(shí)的模型基礎。近日C-Eval公布的全球大模型綜合性考試測評榜中,APUS的難題解決能力位居榜首,成為APUS大模型能力的有力驗證。

(APUS大模型的C-Eval測評成績(jì))

當前,大模型發(fā)展已駛入中水區,大模型廠(chǎng)商紛紛在場(chǎng)景應用上跑馬圈地,APUS致力于為中國打造AI大模型,將以四大集成優(yōu)勢深挖場(chǎng)景應用,驅動(dòng)中國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智慧創(chuàng )新。


標簽: